上海地图的眼神变得深邃 1967-11-11

   如家私房菜馆,包厢内。

   郝大帅拉着郝宝贝的手,眼睛就跟探照灯一样上下扫射着,那叫一个激动,那叫一个泪流满面,就差没把郝宝贝拉去医院做个完完整整、里里外外的全身检查了。

   虽然早就习惯了自家老爸一看见女儿就女控爆发的疯狂模式,但是现在还有外人在,郝宝贝不得不在郝大帅那充满了抗议和不舍的眼神里,无奈而尴尬的抽回自己的手,坐在了杜琦身边。

   “郝叔叔,好久没见,我可想您了!”杜琦没少跟着郝宝贝蹭饭,所以跟郝大帅那是相当熟悉,上来就开始狂砸糖衣炮弹。

   “你是想我做的酸菜鱼了吧?”对于自家宝贝女儿的好友,郝大帅还是很亲切的。

   “不是,我是真的想您,当然了,如果您肯做酸菜鱼给我吃,那我保证以后更想您。”杜琦一副乖宝宝的表情。

   这妞最擅长给长辈灌迷魂汤,这不,连一向女儿至上的郝大帅也无可幸免的中弹了,伸手慈爱的揉了下杜琦的头发,笑着说:“成,我一会儿就给你做去,对了,这两位是?”

   打从上海地图和景焱一进门,郝大帅就是一副防贼的表情,也难怪,身为一个极品的女控爹,最怕的是什么?就怕哪个不长眼不要命的小伙子把自家闺女给拐走了。

上海地图队却又输球了 1997-05-17

叶锋曾在一本书上看到这样一个调查,有90%的女人都幻想过被喜欢的男人按住强吻或者偷袭亲吻,觉得比较浪漫。艾莉儿显然是那10%,拿着灌装奶油喷了他个蛋糕脸。

厨师大叔看到这一幕,只当两人闹着玩,没什么。艾莉儿有点生气,吃饭的时候,总算没和叶锋闹别扭,原谅了他。叶锋又有了经验,有些人是不能强来的。他要把她当成一棵果树来对待,春天会不远了,静等开花结果。只要这棵树结的不是人参果就好……

感恩节刚后,他带了一束花,去公墓祭拜了叶锋的父母,感觉安心了一些。

8日,他们客场对阵劲旅丹佛掘金,97比109输掉了比赛。

昌西.比卢普斯加盟掘金后,个人得分数据有所提高,在防守端的作用更为明显,卡梅隆.安东尼也复出了,此役得到了全场最高的34分。

输球不是最糟糕的事,糟糕的是又有球员受伤了。巴恩斯还没复出,托尼.阿伦又倒下了,阿伦在第一节拼抢一个前场篮板的时候落地踩到了内内的脚上。他跳的高,冲劲十足,扭的也比别人更重,当场就不能动了。

经过检查,他和蒙塔.埃利斯情况差不多,得休息三个月。托尼.阿伦对这个结果非常失望,他场均出场19.4分钟,能拿下7.6分2.4篮板1.4助攻1.2抢断。他每场都要对抗对手的外线主要得分手,是上海地图队的重要替补。

上海地图收藏 1967-11-10


地图是地理信息的载体。不同年代的地图是历史发展的见证。上海地图的收集也是我收藏的一个种类,由于建国前的上海地图很难寻觅,且价钱也很贵,因此我把收集的年份限制在建国以后,至今我也收集了数百种各种年代、各种类别的上海地图。昨天去文庙旧书市场,之后又去文庙图书批发市场,看见许多书店都铁将军把门,原来实体书店不景气也株连批发市场,因生意不好,以后文庙批发市场周日也休息了。幸好昨天一家批发地图的商店仍在营业,于是我买了2张2012版的交通图,付款时看见有一套中华地图学社的上海老地图系列(复制版),于是也一并买下。

上海,因上海浦(今黄浦江)得名。古称沪渎,简称沪;战国时为楚春申君领地,又称申。现上海西部陆地成于六千年前,东部成陆约两千年。春秋时属吴,战国时属越地。秦汉时属会稽郡。唐天宝年间置华亭县,属苏州。南宋咸淳三年,设上海镇。元至元二十九年设上海县,属松江府。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上海开埠,被分为公共租界、法租界和华界三部分。1927年设上海特别市。1949年5月上海市人民政府成立,1950年1月为华东行政区代管的中

上海地图微微一笑 1970-05-16

第二节双方都派上替补,热火让丹皮尔上场和哈斯勒姆一起搭档,准备防守奥尼尔,外线詹姆斯、梅奥、查尔莫斯。快船却没有让奥尼尔上场,派上了戈塔特、易建联、巴恩斯、托尼.阿伦、索顿。

热火的替补像迈克.米勒、詹姆斯.琼斯等人,斯波尔斯特拉都不敢换上来了,这个系列赛他们就没有获得过多少出场机会,在训练中就没状态,快船开始把防守重心放在外线,热火这两场三分球也没发挥出来,边缘人上场只会降低球队的防守。

詹姆斯带替补打开始主攻,连得4分,不过戈塔特和索顿也还了两球,最后一场比赛,双方开始拼进攻。

在场边,锡伯杜道:“叶,你今天全场主攻,我不会再把你换下了,防守的时候你去盯梅奥,合理分配体力。”

“明白了。”,他正有这个打算,这是今年最后一场比赛的话,还分配什么体力?有球就投,他平时训练都要投很多球,一场比赛怎么打都不会累到坚持不下来。

詹姆斯在巴恩斯和戈塔特的防守下5分钟得了8分并助攻梅奥得分,这场比赛他发挥也好过前几场,不过还是和上海地图相差甚远。

锡伯杜请求了暂停,安排了给上海地图双挡拆的战术,让他尽情出手,如果是低位进攻,其他球员就要拉开空间,准备接球投篮。

上海地图的提议 1997-06-01

当今联盟那群所谓的大牌明星,与其隔空喊话,在各类访谈里含沙射影唇枪舌剑,不如闭上鸟嘴,直接在场上分胜负。

在网上,也经常可以看到球迷说某某球星单挑无敌之类的话。说没有什么用,分析也没用,拿不出证据谁也说服不了谁。但是直接在全明星赛第二天较量一下就什么都清楚了。当然,单挑强不代表比赛就强,这只是娱乐,同时可以满足球迷们的好奇心。

上海地图认为如果斯特恩肯这么做的话,届时,一场全明星周末单挑赛可以轻松达到一场网球大满贯决赛、一场世纪wwe、一场重量级拳王争夺战的关注度。一场单挑完上第二组的间歇时间,插播广告都能为nba赚一亿美元。

那样一来,第二天的挑战赛有可能成为和全明星正赛一样引人关注的赛事,不会让人们再昏昏欲睡。活动的时间可以延长,或者干脆取消混合投篮和技巧大赛。

基本没人关注这两项比赛,除了无聊还是无聊。参加混合投篮的明星都过气了,没啥意思。至于技术挑战,难道过几个障碍,在无人防守的情况下把球传准就能体现技术了?那和真实的比赛根本就是两回事,只要是能在nba打的控位,传球速度都不会太慢。找cj.沃特森那样在比赛中几乎没助攻的后卫来参加一下技巧挑战赛,他未必比沃尔、保罗差。因为他三分准,那个环节还能节省时间呢……

上海地图大全 1993-02-06

上海地图大全

出外旅行,人生地不熟,地图是最好的向导,我有个习惯,到一个陌生城市,一下车首先就买张地图,身边有个向导就踏实了,慢慢地就养成了收集地图的爱好,不仅是到陌生的城市,就是去过多次的城市,每去一次也要顺手买张地图,俗话说得好,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如今的城市建设日新月异,变化非常快,像上海北京广州天津这些特大城市,城市地图三个月到半年就要重新修订出版,所以每次买的其实也是新地图,今年国庆节去上海,买的地图上就有上海世界贸易博览会待建规划区域,而我买的2004年的上海地图,周家度一带还是港区,上海的变化发展之快令人感叹。从上海回家后,把新的上海地图同原有的七八张上海地图一对比,发现上海地图和上海一样也有了巨大的变化,从那一张张上海地图上我看到岁月的苍桑、城市的变化,当然也有自己人生的痕迹。

1967——单调而又朴实的地图
那是一个疯狂而又好玩的年代,1967年我和几个同学坐船去上海,吴淞口外那海天一色的壮阔,行驶或停舶在江中的挂着万国旗的远洋船舶,那黎明时闪烁着光芒的灯塔,那追逐在船尾的海鸟,还有那黄浦江两岸林立的工厂、吊车、烟冲,无不给十几岁的我带来新奇,特别是远远看到上海外滩的钟楼和那远接天穹的建筑,心情很兴奋,我终于来到了大上海。我当时确有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什么都新鲜,什么都好奇。
我站在和平饭店(老沙逊饭店)和上海大厦下,仰望楼顶,为此楼到底有多少层与同伴争论。我抚摸外白渡桥行人道上的铁抚手,看着一条装满货物的小船从苏州河进入黄浦江,我沿着南京路的人流来寻找我多次在电影或书报上看到的场景,上海第一百货大楼,大光明电影院,中国曾经也是远东第一的国际饭店,还有那宽阔的人民广场,已经关闭的大世界,但当时的上海像一首没有有指挥的乐队,也有许多杂音,街头墙壁上那些批判、造反的标语,人们相互提防的眼神,还有那单调的服饰,还有弄堂里那些破旧的房屋,上海也不都是天堂,也有大量的穷人。从外滩到上海图书馆这是我在城市里走得最长的路,整整走了一上午。从那时大上海不再是个儿时的梦,而实实在在地被我双脚量过了。
那次我买了张上海地图,只有手帕大小,黄色的,右上角还有毛主席语录,地图除了行政区域还有几条公交车的路线,没有什么内容。虽说地图很简陋,我还是很喜欢,一是作为我来上海的证明,二是拿回去做为向同学吹牛的资本,我保留下来了。那次上海之行的还有一张照片,是国庆节夜晚在外滩公园照的,黑白照片,背景是上海外滩,还有灿烂的火焰,但照片中的我穿得像个叫化子,裤脚离鞋子有一截,但我仍然喜欢。虽然那是个混乱的年代,但上海从来会打扮自己,上海人从来不害怕战争和动乱,总会想着法子萧洒一下,把上海的风度和气派展示给世人。

1973——拥挤而又忙乱的地图
没想到,几年之后,我做为建筑工人来到上海,参与上海的港口建设,在上海生活了三年,而且和上海人一样跑月票,亲身感受了上海人的生活,几乎走过上海的主要区域,上海地图已经印在我的脑海中。
刚到上海住在张华滨,此地是上海港第九装卸区,离吴淞口很近。一天到晚没有安宁,天空不时有飞机的呼啸,港口是轮船进出港的鸣笛,还有港区火车的吼叫,是一曲立体的交响曲。刚来时,晚上睡不好觉,半夜常常被火车轮船的吼叫惊醒,索性起来观看港区的灯火和进出港的轮船,穿梭的电瓶车,繁忙的门吊,像小太阳一样高悬在港区上空的聚光灯。上海是个不夜城,黄浦江像一条大动脉,穿过市区,把上海分为浦东和浦西,这条大动脉日日夜夜流淌不息,把上海市和全国,把上海和世界联通在一起。但热闹繁华的仅仅是港区,张华滨周围大多还是农田,上海人把这里叫做乡下,从这里坐51路车要个把小时才到市区。我那时也是51路车的常客,不知是当时车少还是人多,或是当政者管理不善,当时上海的交通情况很紧张,几乎所有的公交车在上下班时都非常挤,刘新武曾写过一篇小说《公共汽车咏叹调》生动形象地描述了大城市居民挤车的场景。车还没有来时,旅客就黑压压地挤在站牌前,有时个把退休工人在拿着小旗维持秩序,按说应该是先下后上,有时车上的乘客还没下来,下面的就挤上去,两边挤在车门上相持不下,那妇女和小孩被挤得直叫,售票员只好不停叫唤,让让,先下后上。有的乘客为了上班不迟到,挤在车门上,使车门关不上,汽车只好先开动,再停下来,把超载的乘客挤进去。那时我年轻力壮,挤车不在话下,有时觉得还是种乐趣,如今想来,城市的上班族生活不容易。没想到,几个月后,我也成了挤车一族。从张华滨跑上海船厂,上海船厂在外滩边上,此地可算是上海最时髦最热闹的地方,但从张华滨到上海船厂几乎要穿过半个上海,要倒二路车,走一段路,还要坐轮渡过江,路上得要一个半小时,有时堵车,二小时也倒不了,早五点起床,才能赶到八点上班,才一个月时间,就把我折腾得够呛。后来我又跑过一段月票,从上海船厂到军工路,更难跑,先步行一刻钟到轮渡,坐船过江后,步行到延安东路路口坐车到五角场,再坐车到军工路口,走进去还要二十分钟,单程就要两小时,我只跑了一个多月。而上海本地不少人长年累月如此,天不亮出门,天黑才回家。在路上二三个小时是常事。我算过一笔帐,如果上班来回超过四小时,除了假日,六年就有一年在路上。上海人把这种上班族叫做蝙蝠,不见阳光的动物,牢牢地吊在车上,为了生命和生存。
我们在上海船厂万顿船台工程的临时设施完成后,,不久我们就搬到上海船厂宿舍区。上班就在江边,可清楚地看到对面外滩钟楼上的指针,可以看到江中外轮上飘扬的国旗,吊在船舷边刷油漆的老外的大胡子,有时还对着我们做鬼脸。晚上几幅霓虹灯的大幅政治标语倒映在江中,而外滩公园黑漆漆的一片。而当时的浦东只有陆家嘴和东昌路一带有几小条小街,浦东南路有家电影院还有图书馆,在那家电影院里,朝鲜电影《卖花姑娘》骗取了不少人的眼泪,看电影时前后一片哭泣声。还有那家唯一的精神粮店,浦东中心图书馆,在那里我读到卢梭、雨果、巴尔札克还有许多阿尔巴尼亚的小说,再厚的乌云也不能完全掩没阳光,七十年代的上海图书馆也开放了一些有价值的图书。
七十年代的上海地图也不大,大约有晚报大小,颜色是淡红色,但城市明显扩张了,公共汽车也多了不少线路,还有过江隧道已经开通,闵航、宝山等新的城镇已经开始建设,并印刷在地图上。但那对我很陌生,而上海的心脏地区外滩、南京路、陆家嘴已经印在我的脑海里,自以为不会忘记,但当新千年我来上海时,为上海特别是浦东的变化而吃惊。

1993——建筑工地的地图
九十年代是上海加速发展的时期,那几年我每年都要去一次上海,有幸见识了上海的加速扩展,上海就像一个建筑大工地,每年有几千个项目上马,我先后参观了上海南北高架公路、城市地下污水处理工程,还有杨浦大桥,南浦大桥的建设。我爬上了高高的桥梁的塔吊,俯瞰浦东;我下过城市地下顶管的隧道,在直径三米的管道里走了几里路,感受上海地下的奇妙。有一天上海主办单位安排了一条船,浏览黄浦江,从上海港机厂发出,沿江观光,两岸高楼大厦,江中百舸争流,交通艇在外滩边停留了一小时,二十年前的印象与脑海中的景色完全无法重合。
外滩向江中扩展了十几米,修建了供旅客观光的江滨花园。陆家嘴已经树起了钢筋混凝土的森林,与老外滩妣美。上海船厂当年靠围墙有一条长约百多米的小道,这条路是通汽车轮渡的,当年我不知走过多次回,如今不见了。当年紧挨轮渡码头有个小造纸厂,每天往江中排着泛着白沫的污水,散发出一股臭味,码头边还靠着许多装着稻草的小船,稻草是造纸的原料,造纸厂彻底消失了。如今此地成了宽敞亮丽的江滨大道,与外滩遥遥相对,那青绿的草坪,形状各异的路灯,特别是夜晚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把浦江两岸装扮得妖娆,漂亮,外地人来上海外滩是必修课,而在我眼里,那最漂亮而又最时髦的外滩并不能代表上海,充其量只是旧上海的一张黑白照片套上了五彩的颜色,而真实的上海就在它那像丝网一样的城市立体交通,上海的弄堂,和上海人的生活方式。立体的城市基础设施是城市的构架和血脉,像人的骨头血管一样,没有这些,光是商店酒楼大厦剧院舞厅,城市是无法正常运转甚至难以生存的。
当时的杨浦大桥已经建成通车,这是座双塔斜拉桥,造型漂亮,如一道飞虹跨越浦江,我在桥头照了张相,手抚摸的是根缆绳,那缆绳直径有近一米,外表是乳白色的塑料套包装,桥上车水马龙,这是上海建造的第一座跨江大桥。当时南浦大桥正在建设,我们的交通艇驶过时,南浦大桥还有几块就要合拢,我在大桥正中缺口处请朋友照像,人相正好连通了大桥的缺口,留下了那难得的建设中的南浦大桥的照片,身后是繁忙的浦江。
一般市民看见地下的上海是坐过江隧道车,但那是封闭的,已经建成的,一个半圆的灯火通明的地道,当然也能看到地下上海的一面。最能反映地下面貌的当然是地铁,那潮水般漫进漫出的人流,那地下商场餐馆路口的书摊还有不时出现的时装展示。上海的地铁原来只有人民广场附近一段,而九十年代已经建成了地铁三条线路,中心市区已经四通八达,地铁已经成为上海的交通神经不可少的中枢。最直接达观解决城市交通堵塞的是上海环城高架公路的建设,还有南北高架路,现在一般打的都知道,上高架,不仅快还省钱。由于修建了高架,不光是像我这样对上海有一些了解的外地人,到上海的街头觉得很陌生,就是不少老上海回到上海也觉得找不到北了,几乎所有繁华路段的路口,都修建了过街天桥,再加上不知何时树起的大楼改变了街道的比例,景观,许多熟悉的地方觉得陌生,像人民广场,原是空旷的一个广场,如今修建了政府、歌剧院、博物馆,虽然也留下了绿化和悠闲空地,但感觉小多了,上海人精心利用每一寸土地,打造一种情调,但上海的拥挤,上海的堵塞不是一天能解决的,我曾经咒骂过上海的堵车,有一次我坐火车,从复旦大学到上海火车站,正常车速有一个小时足够,我提前两小时还有车送,但正好遇上下班车流高峰,硬是堵塞了一个多小时,车被夹在中间,即不能进也无法退,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最后没办法,只好叫个摩的送到车站。高架桥的修造极大地缓解了上海交通紧张,那次回程坐飞机没有再堵塞。九三年的上海地图给我印象最深的那正在修造的高架公路,那地图上一圈粗壮的粉红色的高架桥的标识,还有黄浦江上已经修成的杨浦大桥、正在修建的南浦大桥,还有待建的泸浦大桥,徐浦大桥。

上海地图在总决赛 1970-05-16

网队的替补们防守也非常强,海耶斯抗住了小加索尔,巴蒂尔跟紧了希尔,海沃德对上索顿也没成漏洞。快船也防住了网队的主攻手,双方开始了打铁大战。

巴克利看着无聊,点评起了上海地图的表现。“总决赛首场,上海地图就奉献了惊人的表演,而这只是第一节,上轮系列赛,詹姆斯可没有这么抢眼的发挥。上海地图进攻打的更坚决,他是先单打,吸引了包夹才考虑传球。詹姆斯太无私了,他没有用个人能力打到网队无奈过,只要被严防,肯定会选择传球给韦德,韦德进入季后赛后状态一般,阿里扎、巴蒂尔、海沃德都能对其起到限制作用。”

肯尼.史密斯道:“只要保持这个状态,就算快船输球mvp都应该颁发给他。毫无疑问他是场上最好的球员。”

espn一边,“魔术师”约翰逊也毫不吝啬对上海地图的赞美。“上海地图比霍华德在场上更有统治力,第一节他连篮板球都没输给霍华德。面对大加索尔,霍华德进攻受阻。可大加索尔在湖人时如果错位防守上海地图,上海地图肯定有办法在他头上砍50+。”

范甘迪道:“上海地图已经是联盟得分能力最强的球员,进入季后赛后,他的命中率提升了,尤其上个系列赛打雷霆,他增多了低位进攻,命中率达到了6成,场均37分。这是非常恐怖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