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亮掉下来 1 2009-06-10

地道里的阴暗潮湿吸食了手电的光亮,微弱的落点还是照清了两扇石门,上面漾着细小的水珠,泛着幽幽的光。钌铞儿和一把老式锁锈成了铁疙瘩,只一拧就酥碎得失去把门的
作用。试探地推了推,石门竟然开了,一道道黄光白光红光蓝光刺目耀眼。定睛看了,闪黄光的是金条,发白光的是银锭,泛红光蓝光的是宝石。这些金银珠宝原本装在箱子里,可箱子板已经朽成末儿,宝贝堆在地上形成一个个小山。回身看看,不见有人,这才把手伸向一根金条———啊!金条似乎是刚刚浇铸的,烫得大叫一声……

  王一斗醒了,手掌上虽没有灼伤的痕迹,但分明感到火辣辣的疼。

  满囤妈被惊醒了:“又做你那发财梦了吧?”

  王一斗认真地说:“这回梦得真真儿的,比过去哪次都清楚。”

  “再清楚也是梦,有能耐真的拿回一根金条来,让我过过眼瘾也行呀。”满囤妈翻过身去,亮出发面饼似的圆滚后背。

几十年来,王一斗重复地做着同样的梦,有时清晰,有时朦胧,内容大同小异,几乎一成不变,结局都是被金条烫醒,每次醒来,手掌都感到火辣辣地疼。王一斗请过不少睁眼的瞎眼的睁一只眼的瞎一只眼的算命先生,但都无法解析这个梦,也说不清这些年为啥总做同样一个梦。只好认同满囤妈的话:“都怪你不开眼的爷爷给你起了个一斗的名儿,你这辈子顶多就是一斗粮食的命,穷疯了就做发财梦呗。”

谘椿斩顾假:半个月亮打一字,8xxpp.comgaqyi 2014-06-01

“怎么办?怎么办?”冷夜有些着急,仿佛很怕深藏洞里的宝贝跑掉一般。

便在这时,冷夜的目光落在了殷玉娇那细长葱白的小手之中。看着殷玉娇那芊芊玉指,那纤细的手臂,冷夜似乎有种感觉,觉得她那双玉手仿佛就是为掏里面的小洞而生的。当即对殷玉娇说明8xxpp.com了情况,让她试试。

“紫薇软剑跟我中数十人历时一年都找不到的‘定点’(三角形木板的外心),当真聪颖有嘉,福缘不浅。据此,玲珑斗胆请求教主大慈悲,让这小子修炼本教概不外传的至高秘典,以图扬本教……”直说的大义凛然,一副完全为水仙教考虑的架势。

至高秘典?教主微微一怔,心道:“修炼至高秘典凶险无比,数百年来无一人能够练成,连圣域强者都不知死了多少个,他区区一个二级战士能行吗?如果他修炼不成,那……”教主竟然不由得为冷夜担心起来。

“如果他真的能够练成至高秘典,那我……”想至汤原贴吧此处,教主的俏脸瞬间红了,思绪也变得更加复杂起来。

正文 第七七章 邪教水仙6

“起来!老公!快起来……”冷夜睡的正香,被凌波强行拉了起来。

半个月亮及其它 2009-06-08

去植树了。在工业园区迪特泵业的门前,一大片未绿的丛林,在人们离开的时候,立起来了。再暖和点的日子,会有一团一团的绿,降落在这里,这个厂子也一下子,诗意许多。

回来,就趴在这里写下许多字,很惬意。

昨天,3月10日,我有事请假,办事之余,尚有走走山野小路的心情,不久前,刚过了一个节日,虽平淡却也欢喜,明天,是植树节,我把这后一个日子看得很重,它是专门提醒我们去跟春风会面的。

是政府的号召也罢,是个人自发的也罢,会有很多人,走向田野路边,挥锹铲土,扶起一棵棵稚嫩的树苗,让它安身在春天的土里,招摇在春天的风里。它们经由我们的手,立起,倒使我们有了一种比他们还要多的快乐,是创造或者给予生命的快乐吧。时光走过我们,带走许多浅薄;走过它们,留给它们越来越厚的沉积。它跟我们一样,在时光里走来走去,我们用脚步走,他们用颜色走。

半个月亮爬上来(一) 2009-05-17

一年又一年,茶茶坐在窗前,凝望着秀吉远去的征途。窗外,轻灵的月亮爬起了半个,银灰的月光照耀在梳妆台前的地板上,显露出柔和的弧线。些许的余晖淡扫在台上金奁的一角,使玳瑁梳子的脊梁变得硬挺了起来。
茶茶拿起梳子,茫然的任由它在长发中滑落,喃喃道:“秀吉大人!……嗯……今晚……我要把我失去了爱护的身体和思想的震恐再次说给您听。呵……还记得出征时的太阳吗?……如今已变成了月亮!”茶茶望着月亮,拿着梳子的手不禁一抖,“我一直在挂念,一直在祈祷。我把水撒在您坐骑的影子里,祈祷您的前路披荆斩棘,祈祷您的归途鲜花遍地。这些您听到了吗?……现在,我只是一幅题为《独自等待》的画中渐渐失去光彩的主角,是高悬您辽阔版图的那颗孀居的钉子……”想到这里,心,就一下一下地疼起来,接着是突突地跳个不住。泪珠滚落下了茶茶的脸庞。
大野治长的歌声又一次从窗外飘来,歌声像是抓住了她的裙袂,把她拖到了窗边。大野治长唱的正是那首婉转的情歌《半个月亮爬上来》,一句“怎么我的姑娘不出来……”,差点便让她出声应和了,隔着窗帘,恼人的歌声缠绵悱恻,直钻入了茶茶的每一根神经。茶茶猛然拉开了窗帘,这倒使治长吓了一跳,歌声顿了几下,接下去便有些荒腔走板。茶茶“砰”的一声用尽力气关紧了窗户,像撕扯般的拉上了窗帘,然后颓然的坐到在窗边的地板上,开始轻轻的啜泣。虽然只一瞥,但茶茶还是记住了治长这时的眼神,那眼神……哦,……他分明将火热的目光投放在了她的脸上。
茶茶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了一下,“还是让他过来吧,把事情说清楚!做一个了结!我是秀吉大人的妻子,我立誓让他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男人的!”茶茶下定了决心。
茶茶再次打开窗户时,治长的脸上挂满了惊喜。看到茶茶向他招手,他几乎是跳了起来。茶茶一边招手,一边在想“他笑起来真好看,弯弯的嘴角就像这月儿的尖角”,想到这,茶茶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罪过,罪过……,我是向秀吉大人起过誓的!”
治长来到了屋中,紧张和局促让他轻轻的、交替着晃动着双腿。
“茶茶小姐……”他终于鼓起了开口的勇气。
“叫我淀君夫人!我是秀吉大人的妻子!!你怎能这样称呼我!!!无礼的家伙啊!!!!”
“可是……茶、……哦,夫人!”
“没有什么可是,无礼的家伙……,我是淀君夫人……”茶茶停顿了一下,盯着治长涨红的脸,“……唔……有什么好可是的?!”
治长轻声却坚定的说道:“可是在我心里,您永远只是茶茶小姐!”
茶茶有些恼怒,“胡说!大胆的家伙,你说这些话必须治罪!”
治长是个倔脾气,他迎着茶茶的眼神抬起头,提高了声线:“我不怕!请您治我的最吧!让秀吉大人砍我的头吧!只要您能不忘记我……”
茶茶低声道惊呼:“小声些!”,接着用更小的声音喃喃道:“……不要……不要让人听见了!”
治长登时不说话了,茶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一时沉默了下来。
忽然一阵风吹过,窗外隐约的起了些人声。茶茶紧张的退缩了半步,治长本来一直低着头不说话,看到茶茶退缩的脚步,迅速的抬起头,跨前了一大步,弯臂抱住了茶茶的后背,茶茶趁势深嗅了一口治长身上散发的成年男子的味道,如少女般的恋情便在体内暗暗涌动。治长大着胆子发力抱紧了茶茶,努力的把头埋进茶茶的发髻中。茶茶浑身发热发软,微微的挣扎着……
突然间,茶茶不知道从哪里来了力气,把治长狠狠的推开了。茶茶大口的喘着粗气道:“我……我……,你太放肆了!!”
治长站直了身体,轻轻的说:“茶茶,我喜欢你,我愿放弃生命,只为一亲芳泽……”
茶茶烦怒起来:“别说了,我的身体是属于秀吉大人的,不准你再这么说!”
听到“秀吉大人”这几个字,治长反而笑了起来,却笑的有些僵硬。治长一字一句缓缓的说道:“淀君夫人,我知道您深爱着秀吉大人,可是秀吉大人却不在您的身边。他的一声只为征战,而您的等待终无已时。当黑夜展开尸衾,当青鸟相互呜呼,当呜咽化为血水,您的身边有谁能去见证呢?”
治长慢慢的踱步到窗边,“我不是个爱风流的人,我只个独自等待的旅人。我爱您,茶茶小姐。我需要您,我更需要这‘在路上’的感受。我不会强迫您背叛秀吉大人,真的!但我想请您接纳我。我要在爱和被爱中证明我的存在!”
茶茶静静的听着,听到这里不禁轻叹:“如果我接受你,那就是对秀吉大人的背叛……”
治长打断道:“这不能完全算做背叛的啊,我只是祈求您将您的心和身体向我敞开一半,一半就够了,就向这天上的月亮。”
茶茶顺着治长指向的半个月亮痴痴的看着,幽幽的说:“我是过不了我这关的,人的心怎能分成两半?”
“可以的!”治长赶紧说道,“人的心总是被分成两半,就像时间,也是一分为二,一半是白昼,一半是黑夜。人的心一半是欢乐,一半是愁苦,我要给您欢乐,让您冲淡愁苦。”
“这片娱的欢乐只会带来更多的愁苦,你不要再说了!退下吧!”茶茶咬着牙说完。
治长楞了一下,点点头道:“或许吧,不过,您听过这样的一则寓言吗?有一个旅人在沙漠中行路。忽然,一群饿狼出现在身后,追逐着他,要群起而噬之。旅人大吃一惊,拼命狂奔,与自己月光下的影子赛跑,为生命而奔跑。就在饿狼快要追上旅人的时候,他见到前面有口不知其深浅的井,不顾一切就跳了进去。旅人身子腾空之际借着月光发现井中非但没有水,还有很多毒蛇,见到有食物送上门来,昂首吐舌,热切引项以待。旅人大惊失神下,出于生命的本能,双手在空中乱舞,想去抓到点什么可以救命的东西。想不到竟天从人愿,给他抓到了一棵在井中间横伸出来的小树,把身子稳在半空之中。于是乎上有饿狼,下有毒蛇。不过,旅人虽陷身在进退两难的绝境,至少暂时仍是安全的。就在旅人松了一口气的时刻,奇怪的异响传入他的耳内。他骇然循声望去,魂飞魄散地发觉有一群老鼠正以尖利的牙齿咬噬着树根,这救命的稻草已是时日无多了。就在这生死一瞬的时刻,旅人看到了眼前树叶上有一滴蜜糖。顿时,他忘记了上面的饿狼,下面的毒蛇,也忘掉了老鼠快要咬断的小树。闭上眼睛,伸出舌头,全心全意去舐尝那一滴蜜糖。”
屋中没有一丝的声音,只有微微的风声穿过。
治长见茶茶怔怔的发呆,柔声道:“人生的意义就在于那滴蜜糖。人的一生不过在须臾之间,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得到属于自己的蜜糖。关键在于如何用心去体会生活,去把握生命、追求快乐的每一分钟。找到那一滴蜜糖,你我皆会忘却一切,忘却生与死,投入身心地去尝舐。”
见茶茶依旧不说话,治长怯怯的问道:“您真的不愿意接受我吗?”茶茶抬起眼,淡淡的说道:“我很矛盾!你走吧,不要再说了。”治长有些颓然,慢慢的退到了门边,怅怅的道别:“我明晚还会在您的窗外歌唱,在歌声中独自等待那一天的到来!じゃね。”言罢转身出去。
茶茶呆呆的关好门,走到了梳妆台前坐下,回想着刚才和治长说话的情景,想自己肯定是脸一直红着来着,他窥见了自己心里的隐密了么?一阵冲动一阵喜悦突然从心里漫过,她轻轻地叫了两声“治长……”,立刻有了起伏不定的快感。可是看到月光下镜子里的自己,一种难以抑制的自责渐渐回到她心里。
“秀吉大人啊!我发誓要让您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男人,可为什么我要做那最不幸福的女人呢?今晚,我在矛盾中守住了我的誓言,那么……可是……明晚呢?”
半个月亮也依旧那么清凉,茶茶在昏昏然中做起了光怪陆离的梦。

让“半个月亮”圆起来——读谭小乔《半个月亮》 2009-06-09

姜君孝德问及此文在何处发表,孝德系自网上搜得本拟收入他编选的《重庆市江北区历代文学作品选》,而我连文章都忘记了,遑论发表何处,只好作罢。自己亦觉好笑,特贴此,以为纪念耳。

 也许因为是兴趣的转移,也许是因为童心的丧失,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我好久不大“光顾”儿童文学作品了。但是当我得到谭小乔的长篇儿童小说新作《半个月亮》(华夏出版社1904年1月出版)以后,却爱不释手,一气读毕,并且引起了思考,有一些想法,有一种表达的愿望。
读毕掩卷,我首先想到的是,《半个月亮》真是一部优秀的儿童小说,谭小乔作为文化部颁布的“蒲公英奖”金奖的得主,果然身手不凡。她近年来创作勤奋,收获颇丰,风头正健,堪称实力派作家。她专门致力于被有的人视为“小儿科”的儿童文学的创作,而心不旁骛,令人钦佩。她的作品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充满爱心,关注现实。即便在《金色鼠王》这样的长篇童话中,也不乏现实社会生活的折射。而《半个月亮》更是涉及了当前现实生活中的一个十分敏感的领域,对广泛存在的单亲家庭中子女的成长忧心忡忡,并且认真思考,企望这个老大难社会问题能够找到解决的途径,至少能提示一个努力的方向。其良苦用心,体现了为当今许多作家所丧失,而对一个作家又非常宝贵,不可或缺的社会责任感,真是日月可鉴。应该说,这是一部作品成功的坚实基础和必具前提。对于以培养、教育、陶冶为主要目的,以广大少年儿童为主要读者的儿童文学,其作者的爱心善意,更是必不可少。越是在当今的商品社会,这一个基点就越是显得重要。
当然,必要条件不等于充分条件。作为文学作品,这种良好意图的实现,决不是通过强行灌输、生硬说教所能奏效的,而必须倚仗自身的特点和优势。成人文学可以探索“先锋”,小说可以尝试什么“三无”,可是儿童小说就是离不开鲜明的主题、动人的故事与活生生的人物(顺便插一句,对于这些年来儿童诗领域里刮起的“现代”之风,我就不以为然),而谭小乔显然是尊重自己的读者的,希望自己的作品能为他们所接受,所喜爱,以至使他们受到感染,得到教益。

单亲家庭及其派生问题的形象反映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的婚姻家庭领域发生了显著的变化。最明显的现象就是离婚率提高,单亲家庭增多。由此产生了许多附带的问题。其中引起社会最广泛关注的,就是对单亲家庭子女的教育、成长的负面影响。诚然,这是社会变革带来的一种不可抗拒的结果,其出现不以人们的愿望和意志为转移。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恩格斯的著名观点已经深入人心;而法律以感情是否破裂作为判决离婚案件的依据。所以,合法的离婚是完全正当的。但是,子女作为婚姻的产物,其生活不可能不受到影响,他们的人生道路会因为父母的离异而不可避免的改变。无庸讳言,这种改变,往往是非良性的,负面的。这样,就容易形成一个逆向的结局:一方面,离婚对于被“捆绑”的夫妻无疑是一种解脱;另一方面,对于他们的子女,则是失去了一个完整的家庭(一般说来,这就是失去了相对良好的成长条件),从此将面临来自社会、家庭环境和自己内心的压力。
但是,单亲家庭及其子女的状况又是情状各异,千差万别的。可贵的是,《半个月亮》提供了几种具有代表性的典型:同是单亲家庭子女,作为主人公的席月儿是父女相依为命(其母出走),栗玉洁是母女相依为命(其父不负责任),骆小娅是独自求学、谋生。同时,作家还通过“同怜同落人”网站,概括了单亲子女群体的痛苦境况:在网上“55(呜呜)”哭声一片,斑竹(版主)的两条泪痕被夸张成两道瀑布“飞流直下”。还有两个虽然不是单亲,却也濒临破灭的家庭:一个全靠早熟的孩子葛亦静苦心斡旋,其父母才得以勉强维系名存实亡的婚姻;而在另一家则是可怜的易小芸以死相威胁,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才使有了婚外情的母亲留了下来,然而最终那可怜的女孩还是以自戕结束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这后面两例对于读者灵魂的震撼力是相当强大的。夫妻感情破裂给下一代造成的损害,触目惊心。既然如此,何必当初?“既然不想要我,为什么要生出我?既然那么想离婚,当初为什么结婚?结婚离婚就那么好玩吗?只想好玩干吗还要生孩子?”易小芸日记里的诘问虽然有些孩子气,却也是很有力量,值得深思,引人怵惕的。
过去,有许多家庭,父母的感情已经破裂,为了顾全大局,即维护子女的利益,或者屈服于社会压力,而委曲求全,勉强凑合,得过且过;但是,如今这样的夫妻虽然也爱自己的子女,也会为争夺子女的抚养权而使尽浑身解数,却仍然迫不及待地各奔前程,追求自己的幸福。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子女随父还是随母,总是难以避免面对继父或后母的尴尬。尤其是后母,古今中外,几乎都没有好名声。继子女对后父母尤其是后母,总是带着固有的先入的成见。外国童话《灰姑娘》和《白雪公主》中恶毒的继母形象早已家喻户晓,中国民间中,继母黑心的故事传说同样广为流传,“天下继母一般坏”简直是无须论证的“公理”。所以,月儿对薛姨的排拒心理造成了自薛姨走进家门后一系列情节的恶性发展也就顺理成章,不足为奇了。
后母确实是一个不好扮演的社会、家庭角色。由于血缘的天然因素,后母对于亲生子女和继子女的感情难免会有所差异。而继子女在一些甚至很细微的事情上都会非常敏感,从而引发尖锐的矛盾冲突。对此,作品在薛姨和月儿的关系上表现得淋漓尽致。通过情节的符合逻辑的发展,薛姨这个继母栩栩如生地出现在读者面前:她心地善良、委曲求全,而又在某些微妙的情况下难以摆脱其“身份”和感情的局限,在丈夫、亲女、继女之间周旋难免左右为难,进退失据。没有囿于“继母”的传统面貌,塑造了薛姨这一血肉丰满的令人耳目一新的艺术形象,应该说是《半个月亮》的突出而独特的成就。
谭小乔在动笔之前的构思阶段,对于单亲家庭现象必定作了充分的调查,而且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深刻的思考。所以她既不片面地谴责离婚,也不对单亲家庭子女给予无原则的同情;她只是企图通过自己的作品,通过作品中展示的社会现象,促进人们思考,引起人们对这一问题的关心和重视。同时,她也在善意地提醒相关的各方,注意处理好不能不面对的新的家庭关系,以健康的心态迎接不可回避的新的生活。
故事的发展是令人欣慰的:栗玉洁母女都认识到过去的“仇男”心理和完全封闭的生活方式是错误的,她的母亲结婚了,母女俩都开始了新的生活。而月儿和薛姨经过漫长的磨合,在共同经历了生活的巨大变故之后,终于确立了相依为命,不可分割的母女之情。栗玉洁与月儿谈心的一段对话,可以说是作者的主旨所在:
栗玉洁:“你以前的毛病你认为是不是单亲家庭造成的呢?”
月儿:“我不知道,也许有这个因素,但我体会到,最重要的可能还是教育,教育方法和教育环境。”

家庭.学校.社会:成长的综合环境

一个孩子的成长,离不开家庭、学校和社会三个因素。这三个方面的作用既有明显区别,又有密切联系。这是一种“合力”,产生综合的作用。每一个方面都应该发挥自己正面的积极的力量。无论哪一个方面发生了问题,都可能对他们带来重要的影响,甚至不可弥补的损失。谭小乔并没有明确地作出这一结论,但是我们能够从饱含深情的字里行间,“读”出她这深厚的意蕴。
良好的家庭环境对少年儿童的成长所起的作用是无须论证的;而无庸讳言,当前的“问题少年”中,确实不少与其家庭条件(包括单亲家庭、父母不和的家庭)有关。这个问题前文已经着墨较多,这里根据《半个月亮》的提示,着重谈学校与社会的作用。
学校无疑是学生学习、成长的主要课堂,而在学校里对他们的健康成长起重要作用的无疑是为人师表的老师。在《半个月亮》中,也许是作家有意识地安排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教师的鲜明对比:一个是对工作十分热爱,对学生充满爱心,善于发挥学生积极性,和学生打成一片的高老师,一个是老气横秋,简单粗暴,教学不得法,不懂得尊重学生隐私的费老师。老师不一样,方法、态度、水平不一样,教育、教学的效果当然大不相同。月儿由于喜欢高老师,就喜欢她教的语文,各方面都有起色,换了费老师,她的一切都走下坡路(当然其间也有家庭的作用);尤其是费老师对易小芸日记的错误处理,可以说是导致她自戕的根源。从高老师和费老师任班主任期间,同一个班的班风班貌的巨大差异,可以看出,和谐的师生关系(与之相应的是和谐的班集体),同和谐的家庭氛围一样,都是少年儿童健康成长的重要条件。由于社会的发展,作为教育对象的少年儿童也发生了许多变化,学校怎样改变一些旧的观念,适应新的形势,是一个全新的课题。易小芸的悲剧,就是一个沉痛的教训。为人师者,不可不深思,不可不引以为戒。
对于社会环境,谭小乔着力更多。她通过人物、情节揭示了不少当今社会环境中不利于少年儿童成长的因素。这样处理是有道理的,必要的。不过,这样做不但需要胆识,还需要掌握适当的分寸。《半个月亮》涉及的有关消极、不良社会现象,有使学生谈虎色变,而家长深恶痛绝的下暴,有媒体为了追求噱头而不负责任、不计后果的“曝光”,有不法商人的非法集资和与此相关的腐败现象,有娱乐场所的“三陪”色情服务,等等。而且这些都不是一般的轻描淡写(当然并不意味着“浓墨重彩”),而是同情节的发展紧紧地绾结在一起的。如果要问,有此必要吗?回答是肯定的。少年儿童不是生活在真空里,除了家庭、学校,他们不可避免地要接触社会的方方面面,为了使他们能够正确认识、自觉抵制客观存在的一些消极甚至丑恶现象,就必须培养他们的免疫力,就像注射各种疫苗一样。而事实上,谭小乔在处理有关情节的时候,还是相当克制,很有分寸的。比如下暴,现实生活中发生的实例就远比小说中所写的严重得多。我曾同她谈起这一点,她说,我不是不知道,而是不忍心把那些在校外游荡的不良少年写得那样坏。作家善良的心地着实使我感动。其实,这还不仅是一个感情问题,也是描写分寸感的体现,她是担心如果太“过”,会给小读者心灵蒙上太浓的阴影,产生负面的作用。
大凡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并不只是儿童读之受益,就是成人,尤其是家长、教师,以及其他少年儿童工作者,同样会“开卷有益”。《半个月亮》就是这种难得的作品。这本书取名《半个月亮》,作者大有深意在焉。让我们举全社会之力,创造应有的条件,使所有的花朵都能盛开,所有的幼苗都能成材,让那“半个月亮”能够“圆”起来!

情节.语言及其他

《半个月亮》的故事情节是引人入胜的,主人公月儿的命运让人牵肠挂肚,有着使人一读到底的吸引力。我的十岁、读小学四年级的外孙女就是用了两个星期日把它读完的。她读了以后还老是缠着我谈论书中的人物和故事,甚至对于里面谁最可怜谈出自己的看法(她认为薛姨和兰兰最可怜)。她还对月儿虐待兰兰的一些行径表示厌恶。
作品以月儿命运的发展为主线构筑她的故事,顺带串起、引出其他的人物,既自然合理,又繁简得宜。在情节的发展中,不乏起伏跌宕,往往出乎意外,又在情理之中。比如易小芸“日记事件”前后,真是写得波诡云谲,有声有色,作者善于揣摩人物的心理活动,所以心理描写往往达到了细腻入微的地步。开局第一章,月儿被父亲告知薛姨将要进门入住的事情后,月儿的一系列心理活动的描写之生动逼真,不能不令人叹服。作品的细节描写也很值得称道,有许多成功的例子,无须列举。
谭小乔对描写对象的生活是很熟悉的,所以许多内容能够贴近现实,反映出一些新的变化,新的事物。比如学生的“追星”,社会上的“吃低保”,管餐厅服务员叫“翠花”,甚至刚刚过去不久的闹“非典”都写进去了。这样就容易使读者感到事情就像发生在自己身边,有一种亲切感,也就容易“信以为真”,从而取得理想的阅读效果。
作者的叙述语言活泼生动,不紧不慢,娓娓而谈。除了个别词语稍嫌深奥(如“箴口”就不如索性用“闭嘴”、“住嘴”,“忧悒”也不如“忧郁”),极少生涩之弊,读来津津有味。人物的对话往往符合其身份、性格,这一点,以月儿父亲最为突出。他是个小商人,没有什么文化,所以说话直来直去,有时显得粗俗。特别值得提出的是,她在口语的使用上有时能令人赞叹,重庆的小读者当会因此感到特别亲切,而对外地读者也不致形成阅读的障碍。这是本书可读性强的一个重要原因。

综上所述,谭小乔的长篇儿童小说《半个月亮》,无论是题材的开拓,主题的提炼,人物的塑造,语言的运用,都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绩,确实是一部优秀的极富现实意义、教育意义,能够起到警醒作用的儿童文学作品。这既是她自己创作的一块醒目的里程碑,也是本市文学创作的可喜收获。就是将其拿到全国儿童文学创作的大背景中去,与那些已被专家定论的优秀作品相比,也可以说不遑多让。
要说不足之处,窃以为小说的后一部分,月儿思想的转变过程不够充分,骆小娅的形象有些理想化的色彩;最后的悲剧结局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是否把月儿的命运“改善”一下更好?还可以进一步斟酌,权衡其得失利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