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W故事收集: 灰烬使者 2013-03-04

  瑞泽布水晶-(the rezalb crystal)。后来在得到天灾军团在诺森德大陆出现的消息后,莫格莱尼,伊森利恩,阿比迪斯(这三人就是后来的血色十字军“三巨头”分别为大领主大检查官大将军),杜安以及法尔班克斯在旧希尔斯布莱德的南海镇的旅店里商讨如何抵抗天灾的入侵。莫格莱尼拿出了瑞泽布水晶,并提出了“光明不能脱离黑暗而独自存在”的理论。于是杜安和伊森利恩以及法尔班克斯共同往瑞泽布水晶里灌注了圣光之力,使这块原本是暗影之源的水晶作为神圣之源重生了,为了把它打造成一把绝世武器,莫格莱尼和法尔班克斯带着水晶前往卡兹莫丹的铁炉堡,由铁炉堡国王麦格尼·铜须亲自打造。在对兄弟穆拉丁的死哀悼和对亡灵无比狂暴和愤怒下,竭尽全力一锤又一锤地打造着水晶。最终,在泰瑞纳斯国王的噩耗传到铁炉堡的同一天,麦格尼国王成功将水晶打造成一把大剑。

这把武器被赐予给伟大的莫格莱尼。莫格莱尼手持灰烬之刃在成千上万的天灾军团中杀进杀出,一切在他面前的天灾都被他的神圣之火化成了灰烬。手中有圣剑,心中有信仰,就算是所有的亡灵军团排成阵列在莫格莱尼面前,他也会从容步入,然后他所经过的地方便只会留下敌人的身躯所烧成的灰烬。你能理解吗?就算是亡灵,遇到他也会感觉到恐惧!就算是魔鬼,站在他面前也会浑身颤抖。灰烬使者就是莫格莱尼,莫格莱尼就是灰烬使者,他们是一体,是艾泽拉斯所有亡灵军团的噩梦。

灰烬使者 1966-07-22

  瑞泽布水晶-(the rezalbcrystal)。后来在得到天灾军团在诺森德大陆出现的消息后,莫格莱尼,伊森利恩,阿比迪斯(这三人就是后来的血色十字军“三巨头”分别为大领主大检查官大将军),杜安以及法尔班克斯在旧希尔斯布莱德的南海镇的旅店里商讨如何抵抗天灾的入侵。莫格莱尼拿出了瑞泽布水晶,并提出了“光明不能脱离黑暗而独自存在”的理论。于是杜安和伊森利恩以及法尔班克斯共同往瑞泽布水晶里灌注了圣光之力,使这块原本是暗影之源的水晶作为神圣之源重生了,为了把它打造成一把绝世武器,莫格莱尼和法尔班克斯带着水晶前往卡兹莫丹的铁炉堡,由铁炉堡国王麦格尼·铜须亲自打造。在对兄弟穆拉丁的死哀悼和对亡灵无比狂暴和愤怒下,竭尽全力一锤又一锤地打造着水晶。最终,在泰瑞纳斯国王的噩耗传到铁炉堡的同一天,麦格尼国王成功将水晶打造成一把大剑。

这把武器被赐予给了莫格莱尼,莫格莱尼手握着它在成千上万的天灾军团中杀进杀出,一切在他面前的天灾都被他的神圣之火化成了灰烬。于是,以十字军的名义,莫格莱尼和这把武器被称为灰烬使者。

但是,莫格莱尼的长子雷诺嫉妒自己的父亲的无上荣耀、痛恨父亲对弟弟偏心的爱,他不明白父亲的苦心,他的父亲认为他比弟弟坚强只要一番磨练就能接过父亲手中的剑成为新的灰烬使者,而年幼单纯的弟弟更需要父亲的爱。在大十字军的唆使下出卖了父亲,雷诺和克尔苏加德做了笔交易。勾结天灾在把亚历山大引入了天灾大军的埋伏圈,天灾无法伤害到灰烬使者全部被烧成了灰烬,所以他拿起灰烬使者把剑插入了正在埋头寻找幸存手下的父亲的后背。这时,时任血色十字军检察官的法尔班克斯把这一幕幕都记在了脑海里。但当他指控雷诺杀死了他父亲时,却受到了雷诺等人的诬陷,被血色十字军羁押了起来。

重生之贼行天下 第903章 黑暗狂潮 1966-07-12

哧哧,蓝色的水系魔法元素触及到布罗斯特身周的黑色火焰,顿时化作了道道白烟,随风飘荡,不过布罗斯特身周的黑色火焰倒是渐渐熄灭了下去。

  在水系领域之中,布罗斯特移动一下都非常困难,好像身处无尽的深海之中。

  趁他病要他命,所有法系单位加强了攻击,杀伤较大的魔法纷纷脱手。

  布罗斯特想要挥剑攻击璀璨刀光,但是手上的大剑遭到了沉重的阻力,挥动一下都非常困难,就像慢动作一样,砍落了下来。

  璀璨刀光轻松地躲开了布罗斯特的攻击,一剑砍在了布罗斯特的腿上。

水系领域是三个元素系魔导师释放的,他们可以自由地操控这个领域内所有的水系魔法元素,这些水系魔法元素会阻碍布罗斯特的动作,对自己的队友却没有任何影响。

  抬头看了一眼慢吞吞的布罗斯特,这水系领域还真不错,璀璨刀光不禁想道。

布罗斯特沉怒地咆哮,但是始终无法挣脱水系领域的束缚,水系领域的效果整整持续了三分多钟,布罗斯特的血量又被打掉了近10%。

  “水系领域快结束了!”杀不死的坏蛋焦急地喊道。

  一旦脱离了水系领域的束缚,那布罗斯特又会变得强横无比。

  “所有圣言法师,跟我一起用审判之剑!”谢瑶在队聊里道。

Cera Sumat、Pale Justice、Ashbringer 2014-01-30

cerasumat是一把传奇武器,也许是费伦最具威力的武器之一,不过它的来源和历史已经完全被遗忘。这把剑永远也不会令今天所要面对的挣扎显得不重要。它具有美德的本质,只有圣武士才能使用它。当这把剑出鞘时,王国中的邪恶确实应该靠边站,他们的法术只要一句话就会被击散,而且可以轻易抵抗他们的魔法。卡索弥尔也对邪恶和混沌的力量尤其厌恶,这类的生物必须小心它在战斗中造成的额外伤害。
神圣复仇者是圣武士对抗邪恶势力的最终武器。在低层界几乎没有生物能够在挥舞这样一把武器的神圣战士面前不踌躇不决的……而这一把,恐怕更是如此。它曾经仅仅是一把普通的铁剑,但是却因为一个人的勇气和信念,使它变成了某种更强大的东西。

这把神圣复仇者的剑刃微微发出金光。剑柄上刻有流畅的金色文字“cerasumat,”,意思是“六个,都沉默了。”cerasumat因为老爵士khoslaehld的努力而得名,他是一个八十高龄的老人,发誓去完成一件三个国家的最伟大的战士都不敢去做的任务……所有的一切只因一个孩童的哭泣而开始。

老爵士ehld生活在一个动荡的年代,那时侯班恩的仆人异常强大,他们能碾碎一切胆敢阻挡他们的人。所有的国家都害怕他们的愤怒,胆敢公开反对他们的人必将死亡,因此大多数都对班恩和他的仆人的恶行视而不见。

在那个黑暗的年代,班恩的奴才中最可怕的是六个自称为失落信徒的家伙。他们的灵魂中满是贪婪和憎恨的风暴,而且拥有可以自由支配的力量。他们酷爱冲突和苛政……这是他们的天性,而且永远都不会满足。

失落信徒们共同造就了白银王廷的毁灭,把国王杀死于王座之上并且把曾经美丽的国家更名为刺之国。在活化了国王的无头尸体并且让他在街道上屠杀每一个能找到的人之后,他们对城市和周围的土地降下了一场火雨,把它变成了一片贫瘠的废土。据说那晚当土地燃烧时他们在首都的大厅里进餐,当将死之人的尖叫达到颠峰时他们举杯庆贺。


只有一个幸存者。失落信徒最后的恶行就是让国王仅有五岁大的女儿活下来成为这个被烧毁的国家的“女王”。他们把她叫做哭泣女王并且在她身上释放了结界,那样她就不能离开首都,直到饿死。他们的愿望很快就会实现,于是他们分道扬镳,以班恩的名义散布冲突。

老爵士ehld是第一个穿越刺之国的结界的人,他在她父亲的王座上找到了哭泣女王。当他发现这个小女孩的时候,他走上前跪了下来,告诉她他以生命起誓为她服务。在呆板的仪式用语后,他说他带来了食物和水并为他的迟到而抱歉,但是他的身体已经老了,来这里花了一点时间。他愿意以他的配剑和荣誉起誓:如果女王肯告诉他是谁犯下了如此罪行的话,他一定叫他们负责,此时几近饿死的女孩紧盯着他。在长时间的寂静之后,哭泣女王终于找到了用来感谢他的话。

当他离开宫殿寻找失落信徒的时候,女王的哭泣停止了,并且再也没有哭过。

在六年中,ehld在费仑的各地甚至在位面间旅行,为了寻找那六个人并要他们为所犯下的罪孽负责。每一个嘲笑这个老人和他的旧剑的人,都发现他是一个危险的对手,最后还发现他才是胜利者。他把他们的死亡记录在一块石头上并且放到剑柄上的圆球里,在他的手稿中甚至还记有他为没有在他们的死亡之前开导他们而感到遗憾的事情。

当六个中的最后一个在cerasumat的剑刃之下伏法的时候,ehld回到了哭泣女王的身边,并把这把剑放到了她的脚下。虽然它曾经是一把失去光泽的剑,此刻却发出太阳般强烈的光芒,而剑柄上的圆球的石头上则记载了他的旅程。他取下了那块石头,并把它镶在一个链子上交给哭泣女王。ehld告诉她把它作为一个纪念:世界上有无数邪恶,而且离人心不远……但只要人的内心忠诚,道路正直,他就能够击溃一切邪恶。

ehld爵士比他的女王还要长寿,一直活到107岁,然后就拿着他的cerasumat离开了刺之国……据说他向北方而行。那时,刺之国早已恢复了往日的荣耀,名字也已改变,同时,cerasumat和失落信徒徽章也已被人们忘却……直到你们到达了库哈拉,徽章和神圣复仇者才再度联合与失落信徒展开最终决战。

但是ehld和cerasumat的故事属于另一个时代,是另一个时代的冒险。如今是你们的时代和传奇。如果你的队伍里有一个圣武士,那么这把远古之刃则会帮助你对抗邪恶。
失落信徒勋章
也许蛇人们并不知道它们藏在龙之眼里的到底是什么,但是只要紧握这件物品它就会展现出它的历史,那是一段漫长又血腥的传奇。你只需要把这枚勋章靠近身体,然后闭上眼睛维持专注,这枚勋章的历史就会流过你的脑海。

这块有凹口的石头原本是在远古之刃cerasumat剑柄上的圆球里的,这把神圣复仇者是老爵士khoslaehld在讨伐失落信徒时使用的,他为了让他们为在刺之国所做的恶行负责而向他们挑战。石头上记载着他搜索失落信徒的历史,还有他们死亡的详情。勋章讲述了那六个人的故事:

当受骗者inhein在骨头战场的地穴中安眠的时候ehld遇到了她,并要求她跟他回到刺之国接受审判。她的笑声就像刀刃一样,她咒骂那个老人,并向他施放死亡与火焰的魔法……她用强大的魔法和飞舞的刀刃包围着自己,激那个老人上前,但是他只是微微点头,然后就用圣剑的灵能护盾保护着自己。在盛怒之下,她冒险操纵骨头战场中的死尸攻击爵士,但是他周围的护盾使它们不能靠近。这些不死生物对于召唤者让它们完成不可能的任务感到十分愤怒,于是就转而攻击女主人把她撕成碎片。ehld把她的残躯装在金属桶内在黎明之时带到了最高的山峰,让阳光普照在inhein的尸体上直到她化为灰烬。

残缺者khree是极少数能够与黑乌鸦作战后还能生还的武僧,只是腿和下巴碎裂,他是六个中的第二个,找到他并不是很难。他从很多的村庄抓来了成队的奴隶让他们为班恩建造了一座神庙。khree是徒手搏斗的大师,他眼明手快以至于大多数投射武器和法术都没有打到他的机会——他曾把许多的射手和法师送入坟墓。在肉搏战中,他恐怖异常,因为他的骨骼和身体与元素一体,忽视火焰、寒冷、闪电和天气的愤怒。当他的皮肤被割破的时候,他的骨骼具有大地的力量,会阻止大多数的伤害破坏它们。ehld知道这些,当他找到这个嗜杀的武僧的时候,二人都一言不发,便打了起来。ehld所能做的只有闪避khree的攻击,通过一个危险的策略,ehld将khree引到了即将倒塌的新造的班恩神庙那里,使得khree的手臂被倒塌的砖墙所压制。武僧死于掉落的横梁穿透胸部,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向ehld发出挑战声称他将从死亡国度返回并将消灭他。

死者之首kaervas是一个地下国家的国王,他坐在岩石和火山岩制成的王座之上,他的皮肤满布老茧还有黑色的增强,所以凡间的武器不能刺破或切开它。ehld游历了地下的许多组织并要求与黑岩国王会面。kaervas对于老人的挑战感到高兴并且同意与他作战,但他发现ehld的力量和神圣复仇者与他的力量和技巧势均力敌。当发现即使神圣复仇者也不能对他造成致命伤害时,ehld挡开了kaervas的攻击并借助kaervas的斧头击中了他自己,斧头的钝面砍进了矮人的头骨,击碎了皮肤下的骨骼。灰矮人放任杀死他们国王的人类自由离开,并把kaervas的尸体封在了王座之下。

迷失者atalaclys在anarouch大沙漠中旅行,希望找到埋藏在沙漠之中能让他摆脱腐烂疾病的古代魔法。ehld在多变的沙漠中追捕atalaclys,并最后在一个死亡小镇的沙质广场中与他相遇。没有人目击这场决斗,他们两个战斗了好几天,那是一场魔法与刀剑的战斗,一直到了第四天,由于炎热的缘故atalaclys腐烂的喉咙裂开了。没有能带他离开沙漠的魔法,ehld把他留在了沙漠之中,在那里他的尸体被anarouch的苍蝇和甲虫所吞噬。

毒牙雨季jaiger曾经是接受他们父亲的元素之祝福的四个uthgart兄弟之一。jaiger和风元素界联系在一起,因此他拥有操控风拉动弓弦的能力——这会使对他的投射武器和魔法偏离方向。他在南方众多的国家之一充当雇佣兵,他拉弓的速度非常之快,传说他会给所到之处带来一场死亡之雨。ehld在南方一个码头的妓院里找到了这个无牙的野蛮人,他半醉着作战。战斗中jaiger喝了太多的酒,都不知道这个老人是来抓他的了,当他醒悟时,发现在近处射击比远距离射击困难的多。虽然jaiger射中了对手好几箭,但最后ehld还是以一击旋风攻击割断了他的弓……当然还有他的咽喉。

筋肉王veddionkairne是六个中的最后一个,也是最难对付的一个。据说kairne是风暴巨人和恶魔的后代,结合了他父亲的力量和他母亲的狡猾嗜杀。闪电劈不到他,火焰也烧不着他,据说他在酸液和冰霜之中沐浴就像在水中一样。两种血脉在他的身体中流淌,给了他极大的魔法抗力,同时也阻止了他使用魔法,推动他自由地在费仑的地表上行走。他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当ehld在世界之脊上前进的时候找到了他,并且让这个年老的圣武士指出他在刺之国犯下的罪孽证据。他们两个在世界之脊之上唇枪舌剑交谈了好几个小时,最后ehld成功地迫使kairne自己承认了他的罪行,然后筋肉王放声大笑,战斗就开始了。通过对年老的战士投掷巨石,kairne成功地把ehld埋在了不断增高的石山之内,然后他挥舞战锤企图把这个石冢作成老战士的坟墓,结果却引发了山崩,把他自己埋在了巨石之下。在石冢之中挣扎的ehld却使用他的剑保持平衡,利用自己的体重和重力滑了出来。既然kairne,六个中的最后一个也已经沉默,ehld就回到了家乡和女王身边。

当他到达了刺之国的大殿,他从神圣复仇者剑柄上的圆球之中取出了这个勋章,送给女王作为世界上众多邪恶的见证……但只要人的内心忠诚,道路正直,就能够击溃一切邪恶。

如果这枚勋章能够被带到ehld的神圣复仇者的安眠之地,这把剑就会从地下升起,再度准备同邪恶作战。

第三代死亡骑士必读[DK历史资料大全]  下卷 2001-05-21

泰伦·血窟是死亡骑士的领袖,他在第二次战争中由古尔丹所创造。

泰伦·血窟生前是古尔丹暗影议会的成员,最后死于奥格瑞姆·毁灭之槌。他借用暴风城的一名战死的骑士的尸体重生,变成一名死亡骑士。在第二次战争部落的溃败之后,泰伦·血窟成为艾泽拉斯上残留死亡骑士的首领(其余的死亡骑士在黑暗之门被破坏之前已经入驻德拉诺),并在黑暗之门重新开启之后与耐奥祖结为同盟。

利用耐奥祖开启前往德拉诺通道的这一野心,泰伦·血窟同这个年迈的萨满签下协议——以手中的死亡骑士来换取一个新的世界。他们为了开启这个通道,暗中获取麦迪文之书以及艾泽拉斯大陆上的其他神器.泰伦·血窟为了获取达拉然之眼(eyeof dalaran)亲自带队攻打维奥莱特营地(violet citadel)。


泰伦·血窟归来

在《燃烧的远征》中,影月峡谷npc会给你一个任务“影月的远古灵魂”,你可以获得第二次战争后关于他的更多资料.

黑骑士的传闻

长久以来一直有着一个传闻——游荡在逆风小径上的黑骑士们是由古尔丹创造的死亡骑士。剧情爱好者们怀疑泰伦·血窟是黑骑士的首领,并认为其与暮色森林的狼人有着某种联系。

耐奥祖曾向泰伦·血窟允诺,如果后者能协助他开启黑暗之门,泰伦·血窟便能成为一个世界的统治者。因此当耐奥祖开启传送通道时,巨大的能量将德拉诺撕扯成碎片,泰伦·血窟可能在这个时候得到了相应的报酬——穿过了传送通道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有些人认为泰伦·血窟踏上的土地正是狼人所在的世界。因此当这个世界因为燃烧远征的来临而变得不再安全,泰伦·血窟决定和狼人一同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前往他所熟知的那个世界。
(据说月神的镰刀的故事也可能有所联系)

近日来被推倒的卡拉赞boss之一“午夜”(其实是猎人阿图曼,午夜是他的坐骑),它的出现泰伦·血窟和黑骑士有着某种联系。

布莱恩·铜须在《部落玩家指南》中提及了这个传闻,他对谁是这个魔法塔的主人提出了一些见解,其中之一提及卡拉赞之塔中的黑骑士有可能是由泰伦·血窟所率领的,或黑骑士们是由某人或某种邪恶的东西所操控。其它见解如萨格拉斯,或是某种神秘生物。



燃烧远征关于泰伦的系列任务

下卷" title="第三代死亡骑士必读[dk历史资料大全]下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