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强坦然演床戏:我只是做了正常男人该做的事 1979-04-29


如果你对王宝强的印象还停留在“许三多”“傻根”时期,那么即将上映的《hello,树先生》也许会让你大吃一惊,片中王宝强一口黄牙、深度近视,读过几天书,烟酒不离嘴,生活落魄却强撑面子,与他逃不开的农村、扎不进的城市都格格不入,如贾樟柯镜头里的“小武”一样卑微而渴求自尊。末了,“树先生”突然变成疯疯癫癫的“半仙”,在自我与现实困境里茫然不知所终——这样一个复杂的角色,今年27岁的王宝强说,他已经等了很久。而不久前,生活中的王宝强刚被曝出早已结婚生子,近一阵导演韩杰又透露,王宝强正在美国陪妻子生第二个孩子。

  该是时候重新估量王宝强了。

“树先生”我演床戏有什么不可以?

新京报:你在《hello,树先生》里很神道,和过去的戏路完全不同,为什么要演这样一个角色?

王宝强:我现在选择的机会不少,但看到这个剧本时觉得,机会来了,考验我演技的时候到了,能不能证明我的实力,就看这一次了。“许三多”“傻根”这些角色对我来讲难度不大,多多少少有自己的影子,但“树”没有一点我的影子。最难的一点是,不是让我去演“树先生”,而是如何让王宝强变成“树先生”。

新京报:那你怎么“变”的?

王宝强:我提前一个月就开始穿着戏里的服装在街上逛荡,用“树先生”的方式说话,还提前开始学抽烟、喝酒——这些以前我都不沾,还不能和别人一样,要不然没特点。我找到了很多灵感,比如他抽烟的动作是那样的(用手比划),我就觉得特别潇洒。演过那么多戏,唯独对“树先生”这个角色,我不想再“串”回来了,我现在生活中吃饭、抽烟、走路都像“树”,我觉得特别洒脱。

新京报:贾樟柯和韩杰对你的表演满意吗?

王宝强:之前韩杰没见过我,有点担心,结果一看我的表现,他笑了、激动了、放心了。其实这种表演方式挺有戏剧性,在现实与超现实之间,也挺荒诞的。

新京报:有看过的人反映说这个片子有点看不懂。

王宝强:有的电影就是这样,第一遍没看懂,这正是电影的魅力。这是一个浪漫魔幻的片子,“树先生”是一个很幽默、绅士的男人,他用自己的方式找到了自尊。

新京报:你在片中有段床戏,拍之前和媳妇商量过吗?

王宝强:想让大家认可你的变化,自己首先就要放得下,不能停留在从前。就是要大胆地靠表演来征服观众,要不然别人凭什么给你钱让你来演?我心里完全没有障碍,我觉得很ok。这个戏我媳妇也看过,没什么。

新京报:对观众来说,“王宝强的床戏”听起来还是很意外。

王宝强:观众没法想象王宝强谈恋爱、结婚的样子,但这只是他们想象不出来,我心里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演床戏有什么不可以?戏是戏,生活是生活。

当爸爸既然被曝了,我就说呗

新京报: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健谈的?

王宝强:是吗?(笑)你来采访我,如果你问我三句我才回答你一句,我怕你不高兴。刚出道时对角色、对戏的理解没这么深,现在演的戏多了,对电影的理解更丰富了,能谈的也就多了。

新京报:为了拍戏学抽烟喝酒,现在上瘾了吗?

王宝强:刚学会时确实特别爱抽,一天抽一包多。现在不抽不喝,因为我经常练(武)功,不能抽了。

新京报:很多明星的婚礼都特别盛大,你结婚为什么处理得这么低调?

王宝强:(笑)结婚生子是自己的事,干吗要告诉别人呢?我和我爱人平时很低调。

新京报:可是大家突然间知道你连孩子都有了,吃惊不小。不怕影响观众对你的印象吗?

王宝强:这有啥?我只是做了一个正常男人该做的事情,只不过被曝出来了。既然曝出来了,别人来问我,我一个大男人,那就说呗。

新京报:孩子长大了,你会给他看自己的作品吗?

王宝强:肯定会。我演的戏,比如《士兵突击》这些,大部分都是很励志的,将来他应该都会看。

谈媳妇

善良,朴素特别爱我

我这身行头差不多都是我媳妇打造的,她很懂审美。

我们俩谈恋爱时《士兵突击》还没火呢,我们好之后她才开始喜欢我的戏。

结婚生子全都要被公众关注,不过这有什么难的,正常过日子吧,这是她的选择。她认为选择我是非常正确的,我也认为选择她是非常正确的。

这个女孩是我从小就梦寐以求的那种女孩,心地善良,很朴素,很简单,对我没那么多苛刻的要求。而且我没想到,她还那么爱我。因为刚开始是我先追的她,没想到她会喜欢我,后来也真的对我很好,两个人很相爱,所以很自然就结婚生孩子了。当然,还是我爱她更多。

我媳妇高度认可我的工作。工作时好好工作,生活时就好好生活,没有任何东西来干扰我们的生活。

其实最重要的就是一种感觉。

谈演戏

不能总靠导演说戏

每一场戏的表演都很清楚,虽然话不多,却能通过肢体语言传达给观众。如果什么都要导演跟你说,那就不是一个好演员。好演员应该有自己的想法,看到剧本的时候,能感觉到导演用意,镜头都在脑海里了,有想去演的欲望。

本版牛萌

王宝强自言能因演床戏而登上影帝宝座 2001-04-26

王宝强自言能因演床戏而登上影帝宝座 标签:娱乐2011-06-14 09:53 星期二   
  
    《hello,树先生》获最大范围“交口”(http://www.zuipin.cn/wulongcha/tieguanyin.html)
  
  
  
    13日晚,良多人慕名来到上海影城观看《hello,树先生》,而影片也没有让他们绝望,该片获得了本届片子频道传媒大奖开幕以来最大范围的“交口称赞”,良多记者在现场表示,假如今天只写一部片子来报道,那么他必然会写《hello,树先生》。片子也有着浓厚的贾樟柯片子风格,不管画面仍是内涵表达。而接下来上映的《无底洞》,则让影院布满了毫无所惧的笑声,《安溪铁观音》有望成为本届片子频道传媒大奖的黑马。片子人程青松就在影片结束后表示,《hello树先生》是个魔幻地成为预言家找回尊严的故事,王宝强鞭辟入里的表演尤其令人震摄。谈到这部布满奇特感的片子,韩杰透露,自己在写剧本时是09年的冬天,他听到了良多关于强制拆迁的新闻,触动了他来写这样一个故事,表达时代的荒诞感,而后来溘然爆红的着名乞丐犀利哥,也为创造王宝强饰演的树先生,

八一厂影视基地之想当王宝强的“王宝强”们 1991-02-10

可是就是这么块料,没受过舞蹈、芭蕾的形体训练,没学过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表演理论体系,不知台词的言语速度、节奏变化和用气分配,居然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导演拍的一个不看好,被禁演的小制作的电影“盲井”里客串了一个盲流民工就一夜成名,于2003年,成了法国第五届杜威尔电影节“最佳男主演奖”、第四十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新人奖”以及第二届曼谷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虽说这些奖项和主旋律靠不上边,但总算是在“国际上”冒了一回尖儿。

电影“盲井”讲述了一个发生在矿区的故事,两个生活在矿区的闲人靠害人赚钱,他们先是将打工者诱骗到矿区,然后将打工者害死在矿井下,并制造事故假象,再作为死者家属向矿主索要赔偿,他们一次次得手,金钱似乎已经让两人的丧尽了天良……。

《盲井》大胆揭露中国非法采矿场,罔顾矿工安全、草菅人命,欺上骗下,两个丧尽天良的闲人骗徒,先把盲流民工骗进矿场,制造意外杀人,再乔装民工亲人,向矿场雇主索偿……,电影道出中国底层社会的贫穷,新旧价值观冲击的矛盾,有色情泛滥召妓做爱大胆场面,有只要有钱,公安也能配合遮天的台词,最让人心酸的一句对白,是横行霸道的矿场头子,用“中国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要怕死的工人住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