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盖州(曲佳妮结婚) 2003-04-04


今天是曲佳妮女方家待客,我早上没到六点就起来梳洗收拾了,不过时间过得很快,没来得急吃饭,就快到七点了,本想坐七点二十二的火车,一看时间就赶紧去火车站了,还好赶上了那辆火车。刚出门就知道今天选对了衣服,天气真的是太冷了,幸好听妈妈的话多穿了点,要不然就我这免疫力肯定又得感冒了。

到了盖州,小白和莹到火车站接的我,我们走到旅店,本想喝点粥,可是没有找到粥店,只好买了大碗面,可是到了旅店,居然说没有开水,而且下午才能有,真是气死人了,这么大的旅店居然没有开水。害得我也没有吃成,不过到了席面上我这次可真是没少吃啊!真的是饿了。她家的席面办的真的很不错,我们去的酒店是盖州最好最大的,有钱的人就是不一样啊!虽然这次去的人没有多少,共八个人[胡连博(带对象)、张伟、贾南、白明月、高莹、邹丽恒、还有我],不过还算是很开心的,我们大家共喝了十六瓶的啤酒。吃完饭后,佳妮安排我们去她婆婆的ktv去唱歌,本来也是很开心的,唱得也很尽兴。可是连博对佳妮小妹的一些举动,其实应该这么说,这次只是一场误会,佳妮的小妹有些太小题大做了,结果弄得我们大家心情都有点不愉快了。后来大家就都各奔东西了,各回各家。

今天看到佳妮的老公后才知道他的年龄已经有38岁了,我知道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男人是不是离过婚啊,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大年龄了也没有成家呢,而且那么有钱,还有事业,住的是200多平的复式楼。我们大家一聚到一起我才发现原来大家和我想法居然都一样。不过想想,我们想的都是多余的,人家两个人过一辈子,只要过的开心,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而且这个秘密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因为以佳妮的性格这种事情她永远都不会和我们说的。

遵义到都匀火车站余票查询动车组高铁票遵义到都匀列车余票查询火车票【114票务网】114piaowu.COM 2013-05-22

,火车票剩余票数查询(http://yupiao.114piaowu.com/) 出发/到达时间 出发/到达站 旅行耗时/里程 余票 购票 02:31
08:22 遵义-都匀
(快速) 05小时51分

公共场所 1994-06-15

六点整,牌子被拿下来,门开了。我急忙走进去,到卖票的窗口,没有人。于是折回门口的大厅,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个牌子“问询处”,一个没有穿制服的三十多岁的女人,蓬着头发,拿个本子在记着什么,桌子前面摆了一辆自行车,车筐里也放着个本子。因为着急,怕搞错了时间,我走过去:“你好,麻烦问一下,”

“往里走!”她打断了我,仍旧在记着什么,没有抬头。

“麻烦一下,我想问,”

“往里走!”仍旧低头写着。

“里面没人”

“没人,往里走!”仍旧低头写着。

“你这不写着问询处吗?”

“问询处,我不告诉你往里走吗?问询处,怎我还得给你磕(头)一个呀,”

“你这不写着问询处嘛,所以我才问下啊,你怎么这态度?”

“是问询处,关键我是旅客。”

我懒得跟她浪费时间,于是进去等了一会,买了票,进了候车大厅。

有几个检票口的门前站了几个女人,看上去应该是站内检票的工作人员,只有一个女人穿着制服,其余的人都是便装,有的在梳头发,有的在聊天,有的安静的站着。

9号检票口是通往沈阳的,我于是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下。那个穿着制服的女人这时已经站在了9号检票口的位置,一个中年男人站在他附近,两人聊着天。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家径直走到了“制服”跟前,“丫头,把你这门开开,让我出去抽根儿烟吧。”中年男人搭话“开什么门呀,我们这还没到点呢,你就在这抽吧,人也不多,正好我也抽一根儿”说着掏出一根儿烟点了。

愉快的盖州之行 1994-06-16

12日上午,与同事小吴、小闫在沈阳南站乘9:50的大客去盖州采访,中午12:30准时到达盖州市内,然后乘出租车到盖州四星级的金都酒店,盖州市公安局政治处张鸿伟副主任早已在酒店等候我们并一同就餐,同事小吴在辽台做记者时就与他打过交道且关系不错,所以再次见面彼此非常熟悉,就像老朋友见面般开心。午餐快结束时,小吴又给太阳升派出所王所长打了个电话,王所长对小吴就像妹妹般对待,所以立刻开车赶来酒店见面,由于他2点还要参加一个会议,因此简单寒暄后就离开了酒店,约定晚上再聚。下午张主任把我们安顿在宝都酒店别墅区住下,稍事休息后,马上进入工作状态。3点,我们到达盖州市交通警察大队采访大队长王勇、交警刘延亮关于一起庄河司机暴力袭警事件的始末,并到案发现场采访。仅仅几个小时的采访非常顺利,我们了解到很多情况,拍摄了很多内容,因此十分高兴。晚上,我们与盖州市交警大队袁副大队长、民警刘延亮及盖州市公安局政治处金主任、张鸿伟副主任、政治处宣传组周科长、盖州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王主任、太阳升派出所王所长在宝都酒店一起吃饭,我虽然与他们是第一次接触,但大家交情不错,气氛热烈,我也很快就渐渐融入其中,虽然头疼喝酒,可还是喝了能有两瓶啤酒,

火车上遇到的小伙 2002-02-26

“我重感情,不怎么在乎钱。去年夏天我在沈阳打工,我有两个哥们在饭店跟人打架,把人家打伤了,警察来了,要把他们带进去,我接到电话,二话没说,打车赶到现场,给警察塞了2000块钱,又给那个被打伤的3000快钱,私了了,结果我半年的工钱白攒了。”

我不禁对他有了敬意:“为朋友两肋插刀,够意思,可你的朋友打架寻事也不太好呀?”

“他们对我也够意思,有事儿一喊准能到。春节前,我一个做生意的哥们,别人欠他3万块钱赖账不给,要我帮助讨债,我一个电话约上俩哥们,找到那个赖账家伙,告诉他,三天内不还钱,等着瞧,那家伙怕了,第二天就把钱给上了。”

“你们这不是黑社会吗?”我笑着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