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水产学院之行之外感 1991-10-06

昨天中午,主席团例会上我们最后敲定了各部的副部。之后, 大连水产 学院红鹰话剧团的团长突然联系我,“今天晚上,红鹰话剧团2007年专场演出,希望兄弟院校话剧社团的负责人能够来出席嘉宾,一起交流。”

呵呵,刚刚定下我的副部,正好可以带着他们一起出去体验体验兄弟院校话剧社团的活动;联络了一下副部们,竟然下午第二节和晚上时间都空闲,于是决定带领大家都过去看一下,多与兄弟院校交流学习。

这样,本来安排在下午的团校培训和晚上的人文·物理班级见面会,我是不得不请假了~

不过,虽然是错过了第二期培训和首次见面会,但回想起昨晚的精彩演出以及对演出前后一些东西的感触,感觉仍旧是收获颇多。

那就按照行程顺序,简单说一下,此行的一些感受好了。

one.从红鹰话剧团专场演出之宣传,看大连理工大学与 大连水产学院 校园活动之差异

(ps:以下有时会简称“大连理工大学”为“大工”,简称“大连水产学院”为“水产”。)

下午四点半,和副部们集合一起出发;五点多一点,我们到了大连水产学院。我并没着急按照事先安排,和他们团长电话联系。于是乎,带领着副部们凭着我们的“天赋”,在不问询他人的情况下,开始自己在学校里寻找活动地点。

呵呵,至于这个“天赋”,就是凭借我们在大工搞活动的经验,利用我们敏锐的观察力——从宣传条幅、海报和喷绘中,发现活动地点~

(1)条幅、喷绘“各显神通”

沿着排球场寻找,竟然真的找到了红鹰话剧团专场的宣传喷绘和喷绘前树之间的宣传条幅。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了在宣传上,大连理工大学和大连水产学院的喷绘条幅之间的巨大差距——大工的喷绘和条幅重点突出活动“主办承办方”、活动“时间和地点”,所以会很明了地看出是哪儿办的活动,以及什么时间、地点举行;而水产的则是在活动“主题介绍”之外,重点介绍“活动赞助方”以及“宣传品制作商”-_______-!!(瀑布汗……)。所以,在仔细研究了他们专场演出的喷绘和条幅,仍旧没有研究出活动的地点之后,我还是决定和他们的团长联系了~~

一路上,仔细看了一下其他宣传,更是有“甚”者哦——纯纯的理发、染发、护法、服装、护肤、摄影等等各种商家的大宣传喷绘和某某店几几折的优惠宣传条幅到处可见。而在大工,这样的纯商业性宣传必须得通过校公安处的严格审检,私自悬挂者一经发现立即没收,情节严重者还有“罚款”等处罚条例。所以,在这里看到这些形形色色的宣传物品,我们不禁有一种琳琅满目的新鲜感。

(2)现场布置重点各异

工作人员把我们引领到演出礼堂时,已经是将近17:20;虽然已近演出时间18:00,但是活动礼仪服务人员进进出出,貌似并没有进入正式接待状态。在嘉宾留言册上留言时,发现竟是第一位到的嘉宾,嘿嘿,写下祝愿留言后,便进入他们的礼堂现场。

观察了一下他们的现场布置,更是体会到了大工与水产的学生活动的差异感。他们礼堂上方的大条幅上竟然赫然印着“海员资讯网(www.seaman168.com)预祝红鹰话剧社专场演出圆满成功”的字样,“海员”二字貌似打错,另用同色红布白字覆盖上,即使看上去不“别扭”,也是很“醒目”了。而在大工,任何正式的活动中,必然不会有商业广告宣传占了活动宣传份额50%的情况,特别是在山上礼堂的主题性条幅上更是不会有“某某赞助商”的大字样。

所以,作为一个大工的学生置身于水产这样一种活动宣传的氛围中,我们不免有一种新鲜感——不是在褒扬哪个学校宣传的正规优势,抑或是赞许哪个学校宣传上的自由创新,只是在差异中,确实深刻感受到了各个学校间学生活动文化氛围的一些差异。

也许这就是每个学校培养出的学生在气质潜层中,会带出的一些特质吧——比如,大连理工大学的学生永远给人一种踏实肯干、脚踏实地的作风;而水产的同学们,我想,有的更多的会是一种灵活、随机、应变的东西吧。

two.从大连水产文夫图书馆,看大工和水产间的管理体制与学生学习氛围差异

貌似礼堂中的各项准备事宜并没有到位,我便带着我的副部们自己参观了一下他们的学校。

途经他们的文夫图书馆,虽然大连遍知“学在大工”的美誉,但是来了水产,看到有人稀稀两两的进出图书馆,我们还是想进去,稍微感受一下我们兄弟院校姊妹们的学习氛围。

(1)图书馆管理一严一散见一斑

正抱着不知道会不会因为是外校学生,无法进入图书馆的疑问尝试进入时,慢慢发现了两个学校21世纪之初基本同时兴建、投入使用的两个现代化图书馆在管理上就存在着很大的不同。

大工的图书馆实行“一卡制”的严格管理,如果你没有本校学生的学生卡,就不可能通过馆入口处的安全防检台,更别说借阅出馆,连进去看书学习都不可能;如果学生卡遗失,补办阶段还得暂时拿着学生证小本本找警备哥哥检验后才能放行;如果你尝试硬闯,两位警备帅哥会和蔼地将您劝出的。

再谈水产这里,他们的管理则较为开放,我们从一楼到二楼一路参观似的进入,没有任何人问津,也没有经过任何防检处,更没有看到一位警卫人员。

(2)学习氛围的大相径庭。

每次要想在本校的图书馆阅览室外的占个自习桌学习,那必须是图书馆8:00正式开门,你最好也是8:00正式报到,否则开门一小时内肯定是将整个图书馆阅览室外的桌子倾占一空。而要是到了期末复习,各专业的课都停了,大家都要自习了的时候,你只有比开门时间还早地来图书馆门外,候着8:00来开门的图书馆管理员,才会有机会在浩浩等待在图书馆外的人群中占有有利的“冲锋”位置——这,就是大工传说中的“两大奇观”之一~!

在水产,我们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进入图书馆二层(阅览室外),看到了比大工图书馆阅览室外更多的自习桌,只是感觉光线较暗,看书的人有点稀稀落落。我们在一个大角落里发现了一片空余区,便开始我们的晚餐计划。由于周围的人实在是很少,我们的进餐和低声谈话基本是打扰不到远处仅有的几个学习的同学。

(3)命名

其实在很远处看到“文夫图书馆”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就料到这也会是个有趣的发现。

我们的图书馆叫“伯川图书馆”,取名于我们学校建校之初第一任校长屈伯川的名讳;而水产的“文夫图书馆”,则是因为由水产学院七七届毕业生、现绿波集团董事长陈文夫先生投资兴建而命名。

总而,一个是以一位是严谨的院士、教育家之名命名,一个是以一位是成功的企业家之名命名,我们也能从这样的命名中,体味到两所学校不同的历史底蕴和文化氛围。

以上是观看演出之外的一些感想,先写下来;等之后,再专心写写他们话剧中所感受到的一些东西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