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沈阳的中国联通营业厅交费太困难 1989-08-12

每个月的8号,母亲都要我去“电话局”——中国联通去交座机电话费,若依着我到网上支付也就算了,可老年人觉得还是看到交费的发票后心里踏实,所以这些年都是我为她跑腿交费,通常情况下我也顺便把我家的联通座机和捆绑到一起的老婆的手机费也一起交了。

最近这两个月我发现到联通交费有些困难了,收费的窗口开的越来越少,经常出现排长队的现象。由于这个阶段我每天时间都比较紧,一看排队干脆就想过些日子再来交也不迟,一味的往后拖时间。

眼看得已经十几号了,母亲一再追问我,她家电话费是否交了,老年人一方面是不想别人欠他的,另外也不愿意欠别人的,我知道母亲是着急了。想蒙她就说交上了,可没有发票呀!就只好告诉她今天一定交上。

上午从铁西回来,特意找到位于和平区中山路的这家联通营业厅,就想,这地方大,交费一定不会排队。把车停好后直奔这家联通营业厅。

在我的记忆中,这家联通营业厅是沈阳最早的电话局所在地,后来改制变成了中国网通,现在又改成了中国联通。尽管楼体表面装修了,但是可以感觉出来它过去的营业规模的确不小。



对这地方我还是比较熟悉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这一带是销售二哥大(天地通)和bp机(传呼机)的
天下,如今这里看着似乎就有一种信任感。


可是进来之后却发现,这里的人工收费窗口全部关闭,只有眼前这四台自助缴费机和一个年轻的女工作人员在这里杵着。先后有几个年纪大的人都是在这个工作人员指导下,完成的现金缴费,都在大呼缴费不便。

我发现这里的自助缴费机使用说明提示只能交100元和50元的票面金额,我问工作人员不交现金刷卡是否可以,小工作人员说刷卡有两台机器可能好使。

我就先在一台缴费机前操作刷卡,结果是刷卡失败。

我试图再到另一台机器上刷,结果还是表示无法接受此银行卡。

我又换了两个银行卡,仍然不好使。

这让我很恼火,就问这个带着绶带的工作人员怎么办,她说你若实在要交那只好用现金了。

现金又不找零,只能是交面值50元、100元的。母亲家的电话费恰好又是51元,我问小姑娘,那我欠1元行不?得到的回答不可以。也就是说,母亲家的话费51元,若在网通自助交款机上就得交100元才行。

我问那个年轻的工作人员,还有别的办法没有,她说没有。




过去有句老话,遇到问题找领导,我满大厅踅摸,还真看到一位戴着值班经理牌子的这位年轻的帅哥,我上前问他,你们现在人工收费窗口紧闭,那我要交费找零怎么办?

帅哥经理说,那您在这排号机前点一下要个号,等待交费就是了。

我晕了,我就是个交电话费的,咋还要和这些办理电话业务的人们在一起排队?我真不明白了,中国联通对主动积极前来交费送钱的客户还这样滴呀!

到底是国有的垄断行业,真牛逼。看来我今天在这交费就必须得排队耐心等候了。看看前面等待办理电话业务的人有二十多位,我真的等不起了。

只好往回走,趁着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到长青街上的一家联通营业厅,虽然只开了一个收费窗口,但人还不多,排了十分钟的队,总算把电话费交上了,这才总算是和母亲交了差。

连续几个月都是这种状况。我不知中国联通怎么了,也不想知道,但是让我们客户交费如此麻烦,真是犯不上,都是市场经济了,垄断还是继续垄断,大爷还是大爷,假如再有第二家民营或者外资的电信运营商,我也决不再选择联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