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不必太痴心3 1976-10-28

很难去形容不再是处女的感觉。

当然,来不及找男人先行除去那层薄膜的情况下,我的落红只得活在楼公子的床单上,不过我轻易地打发掉他的疑问。我告诉他,因为男人对女人的血有着野蛮的喜悦,因此我乐于上医院去做处女膜整型,以期让每一任情人充分感到畅快,觉得自己是唯一与最初。不过他可能不赞同我的做法,因为他没有眉开眼笑。

  不过,不管他。

此时是早上十点,身为他的床伴,我有理所当然的迟到理由。他已先去公司了,允许我中午过后再去上班,我便回到公寓做第二次的冲洗。

老实说,我没有得到太大的欢愉。也许是拼命要表现得性感老练,所以没时间去沉迷在他调情的气氛中,也就没有所谓的享受了,不过,也还好啦,基本上我不曾期待过,只是以前看电影,都会看到上床的男女销魂蚀骨的模样,才会认为亲身体验大大不如。只是痛。

也许以后会好一些。楼公子的确很会调情挑逗,昨夜虽不若我想像的理想,但也有火热的时候,至少他那一方面是欢愉的,即使我没达到他的十分之一。

他一定是感觉到了,否则不会再第二次企图唤起我的热情;但我余痛仍在,所有热情反应只是配合他表演而已,不知有没有骗过他,反正后来他沉睡了。那时,我才坐起身看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种性爱并不怎么美好,也许我该找第二个男人试试看,但短期间不了!我觉得失望比所得到的更多一些。但为什么世间多的是为这种性爱不顾一切的人呢?一定是还有一些美好是我未曾领略的。

走出浴室,在全身镜前看着我光裸的身体,有几处瘀青与吻痕;一如以前与母亲同住时,每当父亲到来,就会在母亲身上看到的模样相同。这种行为其实是野蛮的,但大多数人都乐在其中,所以我不能否决性行为的愉悦性。

我想我复杂的心情依然没有平复过来,否则我不会怔忡于怅惆的感觉中。处女膜对一个女人而言,依然有其意义的;即使它一点用处也没有,

重新将自己打扮成花瓶应有的华丽性感扮相,我得赴我的战场了。

  描好胭脂,一通电话打破了我宁静的世界。

  “喂,任颖。”

  “颖儿,我是爸爸。我现在在台北,来饭店陪我吃午餐吧!”

  那头传来我父亲威严又溺爱的声音。我怔了怔:

  “爸,您怎么上来了?”

“来看你呀!快过来,下午我还要去打高尔夫,我现在人在凯悦。”

  “谁陪您来?”我刷着长发。

  “什么意思?”父亲的口气不悦。

  “哪一个妻子陪您来台北?”

“没有!老爸专程来看你,要她们一同来做什么?乖女儿,快点过来。”

  我只好应允。他真的太闲了,才会没事上台北看我,顺便打球。

父亲众多孩子中,只有我是女儿,并且不入他的姓氏;原因是母亲不肯。母亲向来认为我是她的骨血、她生命的延续,所以坚持用她赚来的钱养我,拒绝父亲的提供。母亲的思想很奇怪。她的一生卖给了父亲,便再也不会有其它想法,可是我的出生,她便有十足十的独占性。认为父亲不该插手管“她的”女儿任何事,因为她当初卖的只是她的身体,却没卖女儿。

我父亲想花钱养女儿还得以偷塞钱的方式。他有七个孩子,六个儿子莫不是拼命向他拿好处,理所当然地用他的钱养得白胖成人,乃至开公司做事业;就只有我可以说一毛钱也没拿。

母亲用她的钱养我,买房子给我,然后调教我成长;父亲给我的金卡我从未刷过,所以父亲对我们母女两可以说是又爱又恨。如果我乖乖地入他的姓、用他的钱,也许他还不会注意到我,因为老时代的男人,尤其在南部更是重男轻女。可是我没有依从他的安排,便让他老人家特别关注我了,

  很奇怪的情形,这也是人性的一种。

  面对镜子做最后一次审视,我轻快地出门了。

  ***

我的父亲锺绍正,今年正好六十岁,他的大寿两个月前在台南欢度,不过我没参加。我不想看到一票争妍斗艳的情况,也不想与我那些异母兄弟们相见;并不是他们不好,其实有一些人还算不错,只是身分上而言都不光采,索性不出现,反正我又不图老人家什么东西。我姓任,我是任颖,不必出现在锺氏宗亲的场合。

虽然六十岁了,但我父亲却依然有着十足的老男人魅力!他高瘦的身体没有走样,两鬓灰白的发与灰白的肩有着一种霸气;他是个很好看的老人,气色红润,很善于保养自己。

  “我的孩子中,就你最不乖。”

  父亲伸手抚摸我的发,抱怨着。

“颖儿,别再作践自己了,回南部相亲吧!有一些不错的男人可以任你挑。”

“爸,我挺喜欢目前的工作的,我才不嫁人。”在父亲的看法中,我简直是无药可救的堕落了。居然一心在别人的公司当花瓶,而不找个好男人嫁了。

“你母亲教坏了你,而我是太纵容了她,才会有今天的结果。”父亲再三叹息。

由于思想很难沟通,往往令他不知该怎么训诫我才好,再加上他真的溺爱我,所以无法像对待他儿子一般对待我。他面对儿子时是大公无私,也是严格的,绝不会放纵,也没有偏爱任何一个。

“爸爸,我有我快乐的方式,我并不想嫁人。”父亲一直不能接受我的观念。当然。我必须体念六十岁老人古老的思想必然不接受我的说法,可是偶尔灌输他观念,久了,他也只能选择放纵我。

我想母亲当年坚决不收他的钱来养我,是为了今日不让父亲成为我的主宰吧!睿智的妈妈!我感谢您!

  “咦?”

父亲的眼光突然定在我身后的某一处。蹙起了浓眉,我顺着他眼光看过去,看到了五公尺处的临窗位置上,一名清艳的白衣少女。我一时也看呆了过去,美丽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而是那抹飘忽恍若不存在的气质,令人紧盯住她,怎么也移不开眼。

  “她是谁?”我问父亲。

“一个奇特男子的女儿。我只在一年前见过一面,便再也忘不了。”父亲依然看着。

  “爸,您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老天,不会吧!

  父亲怔怔地回头,瞪了我一眼:

“她才十九岁,女儿!我不打算再找女人了,而且,她也不是我惹得起的。”

“哦?为什么?她是谁?”我好奇心大炽。我这狂妄的父亲从未说出这种灭自己威风的话呀!能让他心甘情愿去承认,可见对方的来头果真不小!我好奇了。回头再看了那少女一眼,那少女的眼神依然看着天空,将自己隔绝在尘世之外。

  父亲点头,决定满足我的好奇。

“她的母亲,也是一个男人的情妇。比较起来,你母亲与她的母亲有一丁点雷同,都是气质特殊的女子,你读商,应该知道十九年前台湾最大的王氏财团莫名其妙毁于一旦的事吧?”

  我点头:

“是的,后来就是因为王氏企业的崩溃而让楼、汤、陈三个小财团冒出头,成为北部政经两界的大老。”那是一桩奇怪的倒闭事件,至今没有人能理解为什么王氏集团会毁于一旦。

  父亲又道:

“你可知道十个月前,“皇玺集团”的老板换人。接班的是一名女强人?”

“对,那也是奇怪的事件,负责人王竞尧居然将一切财产交给分居十数年的妻子。然后消失无踪。将大片事业放弃,令人无法理解。”对于“皇玺集团”我并不十分了解,只知它是个跨国性大机构,在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的投资,并且回收可观。但负责人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没有人知道他的一切,只知道负责人叫王竞尧,却没人见过他。而他的妻子黄顺伶则一直代他出面处理公事,在分居的情况下,关系扑朔迷离,没人臆测得出来。

“王竞尧是王氏企业的少东,也是一手弄垮自家企业的人,而这女孩就是王竞尧唯一的女儿。”

  哇!故事真是惊人!

“他有女儿?”那怎么没听说过财产有分给第二个人的事?我又再看她一眼,好美丽的女孩。“那,十个月来,他去哪了?”

  父亲失神地看着那女孩,一边回应我:

“他最爱的女人死了,得了脑癌,在十月前逝世;而他,消失了,抱着他深爱女子的尸体,奔出医院,从此以后不曾出现过。”

虽然父亲说得不算详细,但我的身子仍因这故事而战栗了一会,好——诡异可怕的一个男人!

  “那……他去哪里了?”我低问。

“他不会独活。几个月前,一艘渔船拖回一架游艇,据说,那船舱有着手枪与炸弹,船上有他的名字;他。消失了。他是那种极端且可怕的男人,可是他的一生就甘愿毁在一个女人手上。令人想像不到。”

  “您怎会知道呢?”这是我的疑惑。

“我曾是“豹”集团的一名堂主,所以一年前应邀参加小女孩十八岁生日。那时因为那女子的生命已到尽头,最后的愿望是给女儿一个热闹的生日,便发帖邀了所有曾是豹集团的人前往参加。那是我年轻生命中最值得记忆的事。后来因为家中事业的关系,我便离开了。但一直有联络,他是那种令人一辈子都忘不掉的男人。”

  我深思了会,道:

“既然如此,那么那名女子想必更为特别了,否则如何能让这种可怕的男人爱上,”

“是的!是的!看看那女孩,几乎是她母亲的翻版。这一辈子,王老大爱她爱到锁住她与世隔绝,以众多的女人来让世人眼花,而探索不到他急欲珍藏独占的那朵倾城名花,但他其实在遇见何怜幽那一天就不再沾染其他女人了。他的妻子只怕也是独守空闺多年吧!”

父亲的眼中有一抹仰慕。让我想像着他口中那名奇特的女人。原来情妇关系中也有特例,出轨的男人也有忠心的;我可不希望我会倒楣地遇到那种疯狂的男人。天!把一个女人藏到老死!吓死人了!那个女人居然可以忍受?太伟大了!

  “女儿,你看。”父亲叫住我。

  我随他看过丢。

窗口边的白衣女子,已不再是独自一人,不知何时,走来了一名气质卓然、俊挺中见刚毅的男子。他们对视着,然后男子将女孩搂入怀中,以一种无比怜惜的姿态与强势的气息,拢住那飘渺女子的身躯与灵魂。

  远远的。我看到那男子手掌心有深刻的疤痕。

  最后,男子带走了女子。

我竟有松了口气的感觉。回头看父亲,父亲眼眸中有一层水光;他也松了一口气。

“他会照顾她,一如当年她的父亲与母亲的故事。小女孩不需要钱,她需要的只是栖息的臂弯。”

  是的,那也是我的感觉。

  “女儿,有些男人是不能惹的。”父亲意味深长地警告我。

我想,他强调先前那个故事,是有用意的。但我既然已涉足下水,断然不会半途而废,我与楼公子才刚开始呢!我相信楼公子不会有王竞尧那种狂烈的性格,他应是没有那种热情去用在我这种烟视媚行的女人身上。我承认我的母亲,或是刚才那位少女的母亲是值得男人紧抓住不放的奇特女子;那是因为她们特别,并且没一丝狐媚的神态,或拜金的表现,因此是情妇中,男人趋之若骛的上品。但我呢?执意扮演下品,既拜金且狐媚十足,男人怎么也爱不下去的。我怕什么来着?楼公子若会盯上我,那就是他品味大大有问题;依他的标准衡量,我想我绝对安全,并且可以全身而退。

父亲见我笑得一脸皮皮的表情,活似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顽童,忍不住又说了:

“如果你真的是只花瓶也就算了,那我还放心一点,可是你不是!你只是因为好玩才去玩那种角色。倘若你玩弄的对象是个呆瓜或纯色狼,那还无所谓,可是女儿,我相信你不会让自己玩得那么低档,你有可能惹的是厉害男人。一旦那个男人察觉到你有另一面。知道你只是对他演戏,那你能保证那男人涌起势在必得的决心要征服你吗?到时你真的叫玩火自焚了。”

“爸,这是您的经验之谈吗?”我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拿他的话回砸他。

  父亲只是纵容地看我,没有生气:

“不,我没遇过你这种女子。不过你母亲已够我七上八下了,我不会再贪心要更多;还是拜金的女人